欢迎来到横隘网!

阿根廷:“南美贵族”何去何从

时间:2019-12-02 19:09:50 来源:横隘网 收藏

资料来源:文汇报

布宜诺斯艾利斯街头,一名男子翻找垃圾桶。阿根廷的经济危机加剧了粮食不安全。愿景中国■本报巴西利亚记者张军荣

一部以2001年阿根廷金融危机为背景的电影《勇敢的同性恋》(Brave Faggots)自8月15日上映以来,已经创下了过去两年阿根廷国内电影的最佳票房纪录。它甚至可能在下一届奥斯卡最佳国际电影中代表阿根廷。

根据分析,这部电影之所以创下新的票房纪录,是因为通过这部电影,许多阿根廷人同情地为他们亲身经历的国家政治和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而哭泣。8月11日,阿根廷总统初选结束后,股市、债券市场和外汇市场第二天暴跌,反对党候选人费尔南德斯出人意料地领导现任总统麦克利。

正式选举的总统候选人辩论将于10月中旬开始。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糟糕的经济治理和腐败丑闻分别是马克里和费尔南德斯最大的“黑点”:阿根廷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阿根廷的贫困率达到35.4%,是马克里2015年上台以来的最高水平。费尔南德斯的竞选搭档,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离职后曾面临贿赂、洗钱和贪污等腐败相关指控。她所代表的左翼政党曾被马克里描述为腐败犯罪的代言人。

虽然双方意见不一,但如果我们只看初选结果,阿根廷人似乎更关心与其现实生活相关的经济形势,而不是不那么热门的腐败问题。

阿根廷是一个“南美贵族”,自上世纪初就进入了一个中等国家,这是怎么回事?

初选危机暴露了经济政策的“两难”

8月份阿根廷总统初选的结果不仅宣布了马克里当选的前景,还引发了阿根廷股票和债务交易所的危机。

8月17日,财政部长杜克霍夫宣布辞职。当地媒体评论说,杜克霍夫显然为金融动荡和阿根廷长期糟糕的经济状况付出了代价。8月14日早些时候,马克里宣布,政府将采取一揽子经济措施来应对初选后金融市场的波动。这些措施包括提高最低工资、减轻工人的个人税收负担、为中小企业设定债务减免期、增加对工人子女的补贴以及增加奖学金。

这些措施能否有效地恢复人们的身心,还有待观察。这些措施所包含的对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干预以及社会福利的恢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马克里的经济政策向“中左翼方向”的妥协。自上任以来,macri采取了与前左翼政府针锋相对的宽松经济政策,如取消汇率管制、取消出口税、削减社会福利支出等。然而,过去三年的自由经济改革似乎没有给阿根廷经济带来任何改善。

尽管公众对macri感到失望,但投资者对反对派政府干预经济政策的方向也不乐观。这次初选引发的股票和债券“三杀”危机集中体现了这种态度。投资者担心,一旦费尔南德斯当选,很可能导致当前政府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左倾”,甚至反对现有协议,并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重新谈判救助贷款。

这一现象也暴露了阿根廷在政策方向上的“困境”。但事实上,阿根廷的经济困难不是由短期政策造成的。自上个世纪的“大萧条”危机以来,阿根廷经济在其起伏中埋下了各种根深蒂固的弊病,牢牢地限制了真正经济腾飞的可能性。

从“阿根廷领土”看经济变化

放眼世界,也许巴西人最喜欢戏弄阿根廷。巴西的市场流言中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无论称赞墨西哥、秘鲁、智利、哥伦比亚和任何其他拉美国家,巴西人都可以保持冷静和镇定,但当谈到阿根廷时,巴西人会问“为什么是阿根廷?”

巴西人对这位也是南方共同市场(MERCOSUR)成员的“好邻居”的厌恶无处不在:巴西人从来不愿意称赞在节日访问阿根廷的行为,也不愿意承认阿根廷牛肉的肉质比巴西好。然而,当巴西人的数量少于某人的成功时,他们会嘲笑“只有阿根廷人不如你”或“他们比阿根廷人好”。

作为持续了一个世纪的“拉丁美洲第一名”的竞争对手,不难理解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之间公开和秘密的竞争。然而,如果时间倒退一百年,情况将完全不同。由于自然条件的优势和潘帕斯草原的营养,农牧业已经成为阿根廷国民经济的支柱。然而,随着欧洲主导的国外市场对农产品需求的不断增长,阿根廷一度被称为“世界粮仓和肉类仓库”。1913年,阿根廷人均收入为3797美元,高于法国的3485美元和德国的3648美元。南美洲的巴黎布宜诺斯艾利斯已经超过了巴黎。

仅从数据来看,早在上个世纪初,阿根廷就属于中等发展水平国家,甚至是发达国家。然而,隐藏在华丽的数字外表下的是阿根廷百年不变的国家农牧业定位。也正因为如此,阿根廷与其同样依赖商品出口的邻国巴西一样,在其经济发展中深受国际经济的影响。这也意味着一旦世界经济出现头痛,阿根廷肯定会遭受这种疾病。从大萧条到次贷危机,阿根廷几乎没有错过任何全球经济动荡。由于国内和地区问题,经济形势经常略有波动。

从宏观历史的角度来看,阿根廷的经济模式已经受到政治、外交和其他方面的影响和制约达一百年之久。首先,政治动荡未能为经济提供一个宽松健康的增长环境。从20世纪上半叶到20世纪80年代,阿根廷一直处于军政府更迭的状态。然而,频繁的政府更迭所带来的政策的极端摇摆,似乎已经形成了一种影响至今的传统。以现政府为例。上任后,马克里彻底推翻了前左翼政府的经济政策,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导致阿根廷经济失衡。

其次,阿根廷一直未能改变其国民经济结构,其作为农业和畜牧业出口国的地位逐渐成为一个亮点的拖累。虽然阿根廷在“大萧条”后开始采用进口替代发展自己的工业,但这一政策只是为了使阿根廷成为拉丁美洲的“大工业化国家”。其所谓的工业基础根本无法在保护主义政策下应对外国竞争。这也使阿根廷陷入“如果不开放,经济发展将很困难,如果开放,国内工业将受到严重影响”的两难境地

第三,阿根廷对国际金融资本的过度依赖导致了频繁的债务危机。早在2018年年中,泛美经济学会就评估说,阿根廷对外国资本的依赖已经达到高风险水平,国内经济面临严重的外汇和债务风险。这成了预言,总统选举成了冲突的焦点。历史上,阿根廷在19世纪末、1980年代和21世纪第三天发生过三次大规模债务危机。今天的情况只表明,有借钱传统的阿根廷从未从其经验中吸取教训。

下一任总统必须既有远见又有勇气。

2018年,为了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获得500亿美元的救助贷款,马克里政府被迫接受削减赤字等“痛苦的处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求阿根廷减少财政赤字,目标是2018年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7%,2019年达到1.3%,到2020年实现财政平衡,2021年实现0.5%的盈余。从2018年到2021年,阿根廷需要将其赤字减少193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1%。

受经济衰退和缺乏市场信心的影响,阿根廷私营企业的投资大幅下降。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主要由政府投资驱动。强行削减财政赤字“达标”,必然导致基础设施电力严重不足。但对麦克利来说,必须借入的债务不再被考虑在内。即使经济进一步降温,社会福利政策被削减,也必须这样做。然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500亿美元毕竟不是世界的灵丹妙药。它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阿根廷经济的结构性问题。政府对美元的依赖和过度发行钞票以及其他金融管理错误进一步导致局势恶化。

面对阿根廷当前的选举及其引发的金融动荡,一些拉美媒体评论说,“麦克利和费尔南德斯都没有能力改善阿根廷经济”。两个候选人在正式投票前都被“严重评判”,选民是出于厌恶选择麦克利的竞争对手。阿根廷正在重复2018年巴西选举的情况。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谁将成为下一任总统,为了真正从根本上改善阿根廷的经济状况,一个人必须既有远见又有勇气,选择真正意义上的深刻改革之路。

(巴西利亚特别报告,10月13日)

sunbet官网 500彩票 山东群英会

上一篇:秋天,这菜多做给孩子吃,焖一焖,粉糯鲜香,营养好吃,还降秋燥
下一篇:穷得揭不开锅?黄海波被曝靠父亲养老金和妻子兼职赚的钱过日子

加入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信息举报 | 关于我们 | 横隘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